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伪蛋白】良辰美景


[ATTENTION:本篇cp勋兴灿白,但主要写蛋白基友日常,灿和勋龙套,所以加的是蛋白 tag,注意避雷]

张艺兴最近很焦灼。

即将跨年,张艺兴他们音乐学院按照传统一定是要搞一个规模不小的晚会的,但是准备时间从一个月到半个月,再到现在不到十天了,他和其他几个同伙老早以前就扬言要排的“不出三天一定火遍全网”的节目还是一丝头绪都没有;当然这话不是他张艺兴说的,说话的人早就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今天白天张艺兴已经给人家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民工讨薪般的望眼欲穿,但老板就是不接电话。妈的。

拨出去。

……

……

……

通了。

“我日你大爷边伯贤特么一天了你不接电话我到处找你找不到你特么有点责任心会变丑吗!”

……

嗯?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声音。

“哥,不是…我…不管事儿,是…灿烈现…在抽不开…”

我是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

“身——!!!”

“艺兴哥他过一会儿会给你回过去的。”朴灿烈说完这句话后就立刻挂了电话。

……

卧槽有点儿想不开。

人活着好累啊。

 

    

    张艺兴跟边伯贤能勾搭在一起,现在想想原因真的扯淡得很。

两人小学一直是一个班的。边伯贤的性子从小到大大抵是没什么出格的变化,可虽然张艺兴如今已经被边伯贤升华总结成了“闷骚”二字,他小时候却是真的乖巧懂事。当年刚升小学不到一周,边伯贤基本就已经跟全班小朋友吃开了,他性格活泼生得可爱确实是讨人喜欢,但惟独张艺兴总是一副跟他不熟的样子;他几次去找张艺兴说话,放学也偶尔和他一起回家,但两人关系并没有多大进展。企图攻略全班的六岁的边伯贤有些懊恼。

然而事情有了始料未及的转机。

一年级冬天第一次考试那会儿,老师说小朋友们不要害怕,好好背书考试一定会满分的。于是张艺兴格外用功地在考前把课本上寥寥可数的几句“重点”背了不知多少遍。考试那天天气很冷还下了雪,张艺兴冻得直哆嗦,写字时手也缩了一半在袖子里,好在题目不多,张艺兴很快都填上了——除了一个“_____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可书上只说过“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并没有告诉他“最好的朋友”是哪个啊。

张艺兴慌了,他觉得老师一定会骂他没有好好背书。

好几分钟的心理建设之后,张艺兴转向旁边的边伯贤,悄声问他:“边伯贤,人类最好的朋友是什么啊?”说完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脸红红的,手又往袖子里缩了缩,很不好意地看着对方;边伯贤看张艺兴这幅样子,脱口而出:“兔子呀。”张艺兴想兔子确实是很可爱的,自己也真的很喜欢,于是没再犹豫就填上了。

试卷发回张艺兴手里时上面批了一个大大的“100”;原来人类最好的朋友真的是兔子啊。真好,不用被老师批评了。张艺兴头一次主动去找边伯贤玩。虽然他不知道那道题不管填什么都是正确的,但两人伟大的革命友谊因为这次帮助被牢固地建立起来。

小学毕业那会儿,张艺兴的画风已经被边伯贤带得傻逼兮兮的了。同窗多年兄弟情深,两人毕业当天下午去商店搞了一瓶啤酒——说是帮爸爸买的——跑去小公园对着瓶子你吹一口我吹一口;半瓶下去昏天黑地。唱着歌荡气回肠一步三摇一起回了边伯贤家,张艺兴立即恢复了以往乖小孩的模样,看着边爸追着边伯贤一阵乱揍;边妈送张艺兴回家还一个劲儿给张艺兴父母道歉,说自己孩子不好把张艺兴带坏了,于是张爸张妈也就没再好意思揍得张艺兴满屋跑,边妈走了以后只说了张艺兴几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很好。

不过这件事气得边伯贤一个夏天都没给张艺兴好脸看,等上了初中惊觉两人不在一个学校了,边伯贤才甚感寂寞惆怅,放假了总想着约张艺兴出来浪,可心里还总觉得不多痛快;于是两人在高中报名处再度聚首的动人场面就可以想见了。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边伯贤心满意足。

高中课程的难度当然要远高于初中了,张艺兴自知反应不多快——虽然边伯贤说他那是蠢吧——于是常是熬夜到很晚,但效果跟努力并不成比例;边伯贤是机灵,这点张艺兴也是承认的,但这个人疯起来没边儿,虽然成绩也不多好,日子过得倒是痛快。高二期末考试两人恰好被分在一个考场,还是邻桌;走进考场相视一笑想起了小学通力合作解决超纲难题的伟迹,瞬间心里都有了底——

“兴啊,20题怎么做啊?”

“我……不知道啊。”

“……那你选择题我看看。”

小心把纸条展开。

“卧槽你干嘛跟我空一样的题啊!”

仰天长叹。

好在两家家长对成绩都不那么在意的,知道这两个从小喜欢音乐,倒是很鼓励他们去音乐学院,所以日子也并不难过,高三边伯贤在张艺兴几次劝告之后竟然真的沉下心来好好复习了一年,一年后两人一起坐在大学寝室喝酒,边伯贤感慨良多;实在是不甘心自己就那么乖乖学了一年浪费大好青春,于是撒疯儿晃荡得更来劲了。

然后没过多久两人就搬出寝室了,合租公寓的还有朴灿烈和吴世勋,当然也是边伯贤介绍来的;不过后来公寓里气氛慢慢也不大对了,边伯贤就拉着朴灿烈重新找了地方又搬走了。倒不是四个人合不来,按边伯贤的话讲,“防扰民,防尴尬,提高幸福指数,探究医学课题”;

结果就是如今张艺兴已经急得要去世了,边伯贤却沉迷医学无法自拔。

……

那是不是可以说边伯贤除了介绍吴世勋给自己认识以外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好像……是呢。

 

    

    张艺兴捧着手机大概五分钟没动弹了,吴世勋忍不住问:“哥怎么了?”

“刚想明白一件事情。”

“嗯?”

“边伯贤这人,不能深交。”

沉默间张艺兴觉得吴世勋凑近了,温热的呼吸打在张艺兴的后颈上——

“他不能,我能。”

 

 

手机刚响起的时候,张艺兴浑身脱力,脚趾蜷缩着,但大事儿要紧吴世勋好像也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

然后手机就一直响啊响啊,断了没过两秒就又打来了。

……

妈的。

张艺兴爬去把手机够来——

 

来电显示:边伯贤

 

 

滚啦!





2016.12.27



———————————————————————————————

嗯,蛋白小天使基友日常

当时要写这个就是因为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晚自习课间,后边一小伙朝他基友大喊了一句“卧槽你这人不能深交。”

然后我那天难得反应快,就,笑了

五分钟

……

写好了之后让几个人看过,完了以后大家都是超级猥琐地朝我笑了一下,问我:

欸你之前那个矫情文风是放弃了然后准备转污了么?

是呢。

【然后,“人类最好的朋友”这个不是我乱编的,我小学二年级原题,我当时写的是 熊猫(我大概要记一辈子)】

元旦快乐啦 \(•ㅂ•)/♥ 

评论(7)
热度(18)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