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今天家里来了好多不远不近的亲戚,一早爸就领着他们出去玩了,我没跟着,一天下来到底也还是懵的,没做什么事。晚上回到家大家正聊着呢;我跟一个我该给她叫妹妹的姑娘都学画画来着,聊着聊着就捎带到这个上面来了。
我自小画画是特别有天赋的,当时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画画,差别真的是没法形容的大,小学以后开始接受正式的教学,两三年以后开始画素描。小孩子接受那种黑灰的东西可能还是困难,至少我当时蛮抵触的,课老是不想好好上,变着法儿地拖赖。磨磨蹭蹭好多年,初二的时候爸说你不想去就算了,好好学习;我高兴了好久。
但是前年夏天那会,突然想着要画个什么东西,然后竟然趁着暑假真的画了几张,发现画画这件事,我归根到底还是喜欢;到去年暑假,兴致来了经常是大晚上的不睡觉,点着灯熬到很晚。要开学那会,我说爸,我走艺术好不好,我想画画,爸说再看看吧;他是不愿意的。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提到这件事,爸都是在推脱。到有一天再想试试的时候,爸说不行,我说为什么,爸说不为什么。谈话结束。
好像是从那会开始只要一说到画画上面我就会格外激动。有一次跟妈说,妈心软,最后我哭了,她也哭了;后来爸终于松口了。那是今年四月,我走着走着都能跳起来的样子,高兴得好像我马上就能考个什么还不错的美院天天画到吐。但这件事好像之后就再也没有商量过了,我高兴着高兴着,夏天结束了,我高三了;哥是学校的老师,专门调到我们班来,他说你别想那个了,好好学。我没机会了。
而且现在想画画都要偷偷摸摸的。
那个妹妹比我小一届,初中才开始画画的,她没什么天赋但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喜欢着喜欢着,学了好多年,然后竟然就像一早就安排好了一样,她已经在准备艺考了。
她爸爸说,你现在是不学了是吧,不走艺术。我说,哦。
回房哭了好久。
我好羡慕她。


 
 
评论
热度(4)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