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7

One and Only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喔你喔 你喔」

 

 

 

“白啊,咱这猫最近洗过澡么?我怕他生病啊。”

张艺兴用手指抵着小家伙的额头,保护他已经团成一坨的耳机线最后的尊严;然后看见屏幕里面的边伯贤隔着太平洋对着他比了一个大大的心,笑得一脸谄媚。

 

“滚。”

 

大概两星期前的一天凌晨,边伯贤突然找上了张艺兴家门口,知道户主这个点儿估计还紧着自己特有的睡姿在卧室躺尸呢,硬是耐着性子连着凿了两分钟门;最后张艺兴顶着一脸煞气终于开门的时候,边伯贤低下头揉了揉手,生生咽回了本来马上就要喊出去的抱怨。

“是……怎么?拖家带口的。”张艺兴指了指楼道里几个看起来比面前这个人笨重很多的行李箱。

“兴啊!”边伯贤换了脸色重新抬头,“准备去美国。”

“为什么啊好端端地。”

“怎么说,放飞自我嘛。”

见边伯贤不愿意多说,张艺兴也没多问:“……飞到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回来了。”

 张艺兴这下才真的醒了。边伯贤什么性子他是清楚的,好听点儿讲算是潇洒漂亮,想什么是什么地,总爱到处跑跑逛逛,但底子里对有些东西还是丢不了生来的执拗,如果真的沉下来考虑过了,那不管事大事小,张艺兴一定是被噎得多不出一句话。

见张艺兴终于回了神了,边伯贤提起手里的便携猫笼在他眼前晃了晃——

“呐,认识一下,小猫,现在有三个月了。”

“……想干嘛。”

“欸哊,我这个情况刚刚也说了,我走总不能把他也带着吧。”眨眼。

……

“哥您看看,东西我都给您备好了,又不劳您费事儿!”转身又推来一个不特别大的箱子,“您要还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

说完,边伯贤一吸鼻子好大阵仗地给张艺兴作了揖;起来的时候张艺兴发现连猫带东西已经都在他手里了。

“怎么这是知道哥老了一个人晚年生活孤独寂寞,专门儿给哥找了个伴儿啊。我白挺会照顾人的啊。”张艺兴黑了脸倚着门。

“不老不老!再说我照顾您那不应该的么,咱俩就别谈谢不谢的了,俗。”

……

张艺兴压着火朝猫笼不大的缝隙里瞄了一眼,就着楼道里忽闪的灯,别的没有就只看见猫眼闪过迫人的光亮。

“欸你这猫叫什么啊。”

“吴世勋。”

……

“别那样看我啊,天没亮呢我害怕。再说了这名字跟他气场多合啊。”

“……真洋气。”

“那怎么了我们隔壁大姐养条牛头梗还叫弗拉基米尔呢……那您要这么问我就当您答应了啊。”

……

 

后来边伯贤没让张艺兴去送他,把他和吴世勋赶回家就急匆匆走了;张艺兴站在客厅发了会呆,突然这么大信息量他是真承受不了,思考了好长时间还是觉得应该先把觉补回来。

快中午的时候吴世勋饿了扯着嗓子有些过分尖细地叫了好久,后来张艺兴好不容易醒来那会儿吴世勋基本已经叫不动了,打开笼子就看见吴世勋用头顶着角落一动不动。张艺兴给他顺了顺毛抱了出来,从箱子里找到猫粮撒了点在盘子里,然后就看着吴世勋一粒一粒地慢慢咀嚼,好像眼里没有别的东西,专注而虔诚。还挺可爱。

突然张艺兴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也不管吴世勋吃没吃完就抓起他的前爪抬到半空,瞪着一个地方看了好几秒——

哎呦喂,男孩子啊。

——然后手指就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张艺兴一哆嗦,赶紧放了手,边搓手指边恨恨地瞅着吴世勋;

吴世勋倒还是之前一副冷漠的样子,撑直身体,蓝灰色的眼睛定定望向张艺兴,耳朵不时抖动一下,幼猫特有的绒毛,乌云盖雪。真的说不出的好看。

算了,原谅你了。

 

 

接着两星期的相处实在算不上愉快,作为一只猫,吴世勋的冷漠程度已经超出张艺兴的认知了。僵持不下的时候,张艺兴常想小家伙哪怕沾了点儿边伯贤的调调也是好的,好歹对付起来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

其实坦白来讲,边伯贤的那种“随性”是完全在吴世勋身上落实了,不同的是吴世勋这种性子,一旦迁就起来,那许许多多的,张艺兴实在不敢细细回忆;

但又必须得迁就着。

 

真是。

 

工作关系,张艺兴的作息一直不是很规律的,至少跟大部分人不大一样,大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他一般会弹弹琴作作曲什么的,加上家离市中心远算是清净,经常是边弹边唱老大动静折腾一宿。

吴世勋的笼子靠着张艺兴的衣柜。刚住下那几天,好像两者都拉不下脸,一副拼命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样子,张艺兴好吃好喝给吴世勋伺候着,大部分时间也没总圈着他,吴世勋也很善解人意地没有多去扯张艺兴的东西,饿了跑去吃点儿,累了自己回笼子里卧着睡一觉,睡的时候一般是爬到最高的那层,朝着张艺兴的方向,睡醒了总还是趴着不动好长时间,小脑袋懒懒地挪动,悄悄打量着新主人。

后来一个格外热闹的晚上过后,张艺兴再也没有看过小家伙的正脸睡颜了。

“欸吴世勋,你别老拿个屁股对着我啊,我又不能对你做什么。”

吴世勋抬起一条后腿,别过头给了张艺兴一个眼神。

所以这是被嫌弃了么……张艺兴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后来吴世勋发现自己每天的小鱼干越来越少了,还不给水喝,只有一点猫粮,吃起来干巴巴的。他还是个孩子啊!

真的很过分。

两天后,张艺兴很开心地发现吴世勋开始蹭他的裤脚了。瘪瘪嘴把小家伙抱上大腿,用手指挠了挠他的下巴;小家伙舒服得抖了抖,用前爪摁住张艺兴的手,闭着眼睛开始舔,像在舔一块惦记了很久的肉块一样,不时换着角度,不愿意放过一点儿——猫舌上的倒刺,真的舔起人来算不得舒服,但那种不清不楚的特殊感觉张艺兴最终是没有让它停止;后来张艺兴意识到吴世勋真的是在舔一块惦记了很久的肉块——捂着被咬的指腹把吴世勋甩了老远。

负了气,张艺兴直接躺倒在床上准备睡一觉不管吴世勋;其实刚刚还准备逗完就喂他点儿吃的的,现在想想真是,去他的。

吴世勋应该是自知理亏了,自己咬的人,还想着小鱼干呢就最好是不去再烦人了;安安静静蛰伏在张艺兴脚边。

然后在张艺兴脑袋已经混沌一片就要睡着的时候,脸上一片温热的重量吓得他差点喊出声来,反应了一下,提起糊在自己脸上的吴世勋,瞪着他看了好久好久;

“吴世勋你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啊,屁大点儿呢套路这么多,”边说边攥着吴世勋的尾巴玩,“边伯贤教你的吧!”

吴世勋在半空吊着实在难受,朝张艺兴呲了呲牙。

张艺兴另一只手一拍大腿,“我就知道!”

有了一次经验的张艺兴在吴世勋又歪起脑袋准备咬他之前把他甩了出去。

 

当晚吴世勋的吃食就又都恢复了,吃饱喝足之后,乖乖跑进笼子爬上最高的那层,调整好角度懒懒地卧下;张艺兴一转脸就是一个欠揍的屁股。

但坦白来讲张艺兴的日子过起来是远不如从前自在了,睡觉蒙着脑袋,喂饭定时定点,想调戏吴世勋一下还得小心被突然咬一口;算是长心眼儿之后必需的牺牲吧,张艺兴还是惜命。

 

 

给吴世勋洗澡这事儿倒不是张艺兴一时兴起。在这里住的久了,先不说全小区,至少这栋楼里的情况张艺兴多少是知道些的;隔两层的李阿姨家里也养猫,平时家里没人陪着,老太太抱着猫到处走走也不至于太孤单。不过喜欢是喜欢,怎么照料是另一回事了,老太太觉得小猫小狗的本就不需要多费神去管理,前两天跟人碰见,聊了几句张艺兴才知道老太太的猫最近染了猫廯。放心不下张艺兴才抱着一点期待去问了边伯贤;结果边伯贤还真是正常发挥了一点儿没让他失望。

交友不慎。

 

隔天张艺兴张罗好了洗澡用的杂七杂八一堆东西,找来没用过的盆子往里放温水,过程中间不禁感叹了一下自己的高尚品格,最后自己都把自己夸得不好意思了才发现水已经快要溢满了,慌忙关了龙头。

猫是最怕水的,纵使吴世勋这般麻木狡猾如今也是没了对付张艺兴的那种傲气,最后几次逃跑不成还是被箍在了张艺兴臂弯里,好像知道今天是躲不过这一劫了,被塞进洗澡袋的时候一脸放弃抵抗的样子,但接触到水的瞬间却突然火烧屁股一样弹得老高,边挣扎边用一种格外凄厉的声音尖叫,溅了张艺兴一脸一身;张艺兴也顾不得许多,死命地把吴世勋摁在并不深的水里。

一时静止。

张艺兴用手捅了捅吴世勋,当事人抬起头猛地抖了抖湿掉的耳朵,一脸幽怨——

老子这辈子都不要再理你了。

“哎呦喂咱就洗个澡,别这样。”搞得跟我强奸你似的。

后来一直到洗完被吹干毛发,吴世勋都没有再叫一下,只是浑身剧烈地抖动,体温低得吓人。张艺兴没顾上收拾战场就抱着吴世勋跑到卧室,把他放在床上用被子捂好;被窝里黑黑的,狭小封闭的环境有些怕人,吴世勋下意识四处乱扑想钻出去,张艺兴坐在边上也随着吴世勋四处堵。后来张艺兴觉得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他又不能遂了吴世勋放他出去,如果着了凉感冒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于是掀了被子趁吴世勋没反应过来一下把他抱在怀里,在一起重新盖上;

小家伙被张艺兴这一下吓了一跳,卯足了劲用爪子抵着张艺兴,过了几秒觉出一阵暖意之后,才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跟张艺兴的胳膊,往热源处拱了拱;可他这一拱倒是把张艺兴吓了一跳,说不出的感觉,有一点点痒,但让张艺兴渐渐心软下来,也更加用力地拥了拥小家伙毛茸茸的小小身体算作回应。

 

安静窝在张艺兴怀里回了温,吴世勋这才觉得有些饿了。把头探出被子,发现天已经黑下来了,张艺兴这会儿正张着嘴睡得安稳,口水大喇喇挂在脸上;

真是。

悄悄爬出来蹲坐在张艺兴的脑袋旁边,一下一下舔掉他脸上的的口水渍;猫舌有些粗糙的触感惹得张艺兴动了动,但无奈睡得沉最终是没醒过来。吴世勋心想这人是叫不起来了啊,那他吃什么啊,总不能饿一晚上吧!他还是个孩子啊!

这时候张艺兴倒好像是吃了什么好吃的糖果一样,红红的嘴唇吧唧了一下,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吴世勋忍不住凑上去,真的像吃到糖果一样——

甜的。

算了,原谅你了。

又悄悄缩回张艺兴的肩窝蹭了蹭,闭起眼睛。

 

晚安。


2016.08.01

* 题目:EXO|<EX'ACT>

* 文字:苏打绿|<苏打绿>——<你喔>

 


———————————————————————————————

文风崩坏,最近老想写个甜文这是怎么了。。。


欸吖今天早上做了一个超级棒超级棒的梦(*/ω\*)

今天一整天都是那种诡异的表情,迷の微笑

评论(7)
热度(19)
  1. 林海城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2. super-cho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勋猫×张人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