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6

如果你冷



「小锅里煮上半瓶红酒,放上肉桂,肉豆蔻和丁香。心烦意乱的时候加点白兰地,细呷是温热的,下肚是剧烈到可以让人沉沉睡去的。」




南方一座小城,不沾山靠海的孤立,要真跟人说,来去也就几句模糊印象,不尴不尬。但不同于北国那种错落逼仄,这个地方一年里头始终是专一而温吞的。像今早雨懑懑地洒下,找不到多安稳的地方让它枕着睡了,那赌着口气也不怕耗干了自己,就固执地不断;倒真也销解不完的躁动,隔了一晚,水没积多少,吊着脖子还是顺着伞沿而上,奄奄的见不得太阳。

气候催生出的种种症候,总是一副暧昧样子,自暴自弃地浸淫在里面,不时偷摸地随着雨水一并压下;窥着冷热,放纵消长。

老城区的房子,不多大,打开窗子就是和着风来的市井味道;夜里要热闹一些。现在的光景是比不上从前了的,但窗外还是不示弱的喧嚷,听得人一阵暖暖的心痒。
装房子的时候张艺兴把桌子靠窗摆着,平时写写画画的总喜欢把窗打开到一个舒服的角度,听不远处两个阿婆碎碎地怨,到了时间又各自回家去,飘来漏网的饭菜香;但他对雨天却没由来地心慌,不及一滴水跑进屋里,窗子就紧紧地闭住。然后越来越密的细小水珠在玻璃上摔碎一颗,又摔碎一颗。
住在一起时间久了,吴世勋很多时候会在要下雨前帮张艺兴把窗子关好,开玩笑说张艺兴这人小气。
张艺兴说他这是艺术家的怪癖让吴世勋自己淋雨退下玩去。

慢慢入了夏,外面瓜果香气更浓了些。白日转长,晚上了人也总还是不舍得那么早回家里去。遇了雨天更甚,经常是半夜还有人声;这地方虽说夏天温度并不多高,但平时还是闷,夜里下雨算是很遣人躁气的美事了,也难怪。
张艺兴虽然容不得雨落进屋子,但雨夜还是可以顺着吴世勋的性子出门去;雨下得绵软,一般两人是不撑伞的出去随意走动,路过类似火锅店的餐馆就去吃点儿去去湿气,回来时也不忘去不远处的超市买些煮酒的材料。到家之后吴世勋一定不会再缠着张艺兴打开窗户;知道自己手艺不好也不去烦他,就站在厨房门口一直看着他把酒温好,一起喝一些。然后抱着张艺兴慢慢睡下。
夏夜独有的许多响声,混着雨水,凉凉地呼在窗上;睡得总是格外安稳。

这座城市的夏天,界线不多明了,只是悄悄地随着雨水剥离,叩进土壤里面。
吴世勋离开的那天,张艺兴打开窗户。恍惚里过了那么长时间,夏天已经结束了;或者也可能是很早之前就过去了。不着很多湿气的秋风吹在脸上。
蓝天白云。

可能是分开时彼此都太过冷静,这个结局或者说是现实对张艺兴来说一直都像场梦一样;想起来的时候就是想起来的,什么时间忽然又不记得了。一切如常。张艺兴会像从前一样地关注吴世勋的一些动态;或许是习惯使然,但显然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吴世勋不时会发些照片,他去了哪里,吃了什么或者看到什么之类。有些地方是张艺兴也爱去的,但两人之间总是保持了几十分钟的距离,相当默契。不太大的空间里,好像所有的都没有章法地被安置好了去向,精密得不允许分毫重叠,被无限地拉扯。
张艺兴才知道这座城市真的很大很大。

天气渐渐又开始闷了。
晚上下了雨,人最终还是舒服了点儿,于是街上立刻开始嗡嗡地热闹。吴世勋蒙着小雨出去走,进去路边一家火锅店,发现张艺兴在靠窗的拐角坐着,没多想就也坐了过去。张艺兴愣了没动,感觉上是过去很长时间。
“巧啊。”
不知道算不算尴尬。
然后就真的只是吃饭一样,两个人十分虔诚地从一个锅里把食物夹进各自的碗里面,同一地选择沉默,只有抬头不经意间相对的时候才会说上两句;吃完饭要回去时,张艺兴觉得他在这个晚上说完了所有寒暄用的废话。
“这么晚了你也别再到处转了,直接回去吧,省得着凉。”
“没事你先回吧,我再走走。”
吴世勋没再驳他,“那我回去了?”
“嗯再见。”
“再见。”
但事实上张艺兴是直接回了家,出来前像平时一样关好了窗户,带了一身薄薄的寒气回来,一开门就被屋子里相对温暖的气流揉了全身满脸,张艺兴瞬间觉得有些受不了——没有多自怨自艾的无力情绪或者其他什么,只是闷得要碎掉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打开窗户,所有感官随即被凉凉地倾覆;时间和雨水胶着地相互消耗,又是夏天了,很好闻的泥土气息。像老猫呼吸一样的稀薄温润,累了但从不愿意停。张艺兴爬进被子,裹得严实。
吴世勋用小锅煮了不太多的酒,放了干的花果,闻起来格外香。

今夜好眠。




2016.05.16




* 题目:张悬|<如果你冷>

* 文字:MRUSTIANO|<煮酒>

评论(1)
热度(20)
  1. 林海城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2. super-cho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分开
  3. 赫拉别追我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