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5

Beautiful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A-1


一个人安稳地在草地上仰面躺着。论不了春夏的时间,风吹过来,草和云絮以一个频率相互追赶;但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土地里面不断地催生凉意,隔着不多细腻的衣料不清不楚地渗进皮肉,对抗直直灌进眼睛的阳光;草在身下不挠地支棱,有些发痒。然后人就像是放在铁板上一块厚实的牛肉,和着油滋滋的声响,一面变了颜色,一面冰凉,热气很香地从表层带血的肉里飘起来。

吴世勋衣服湿了大半,终于还是起身走了几步,停下来之后背对着太阳稍稍弯着腰把贴在背上的衣服揪起来鼓动。

人不是牛肉,所以永远不知道那么烤到半热半凉被夹起来翻面时,它有多慌张。


A-2


风继续吹。
满树的花刚浅浅地开了,就马上绞断脖子要落下来,然后被风小心地托起,飞得比树还高;

一定要这样才觉得不枉这一遭。


A-3


一个颜色还要再浅一些的蝴蝶胡乱地在花里飞着,原本无端被牵扯进来,但怕被花上的潮水沾湿了翅膀,还是不太灵活地四处躲避;吴世勋定定地看着它。

它终于出来的时候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吴世勋不自觉地跟着笑。

定定地看着它有些辛苦地飞过来。


A-4


最后凉凉地落在了吴世勋的一侧脸上。


B-1


“后来不见了。”

林怿点头示意他继续。


A-5


——哪怕那种一点儿不温暖的触感都傲气地不肯留一下让人体会。

花浅浅地漂浮,空气事不关己地携着香气,原地打转;

瞬间里尽头出现一个人。吴世勋立刻跑向他,脚步别样的轻快,来不及想;对面的人隔着花,黑发扬起。
吴世勋跑进花里,距离缩短着,酒窝浅浅地陷进那人的一侧脸上。

花上的潮湿拖得吴世勋再不好移动一点点。不经意想,如果刚刚那个蝴蝶背了一身细小的水汽在翅膀上,它还是不是能挣扎着飞离;或者干脆合起翅膀落下来,然后被风小心地托起,浅浅地混在花里面。

“张艺兴。”


B-2


“喝点水?”

吴世勋本想说不用,但见林怿递过来了就伸手接下。也不喝,只是握在手里,看蒸气稀薄地贴在玻璃杯壁上;捂得手心温热,手背微凉。

“你是说你看见那只蝴蝶变成人了?”

“我没有那么说过。”

的确没有。

“张艺兴是你什么人?”

“不知道。”

林怿轻笑。吴世勋也跟着笑。

为什么笑没人知道。

“你能确定这件事是真是发生过吗?梦?或者是潜意识里讲给自己的故事?”


A-6


张艺兴也定定地看着吴世勋那么狼狈地四处躲避。有意识一样地,花不断轻轻地坠过来,像小孩子无意中开得过火的玩笑。

再也飞不动了。


B-3


“不能。”

林怿扬了扬眉毛,“那蝴蝶怎么了?”

“不清楚,就到这里。”

“你觉得应该怎么了?”

“收起翅膀飞起来了。”

“张艺兴呢?”

“消失了。”

林怿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呼出来的热气打在杯壁上形成一团浅浅的水雾。

“如果我说他可能就没有存在过,你能相信吗?”

“没有理由不相信。”

“一个梦?”

“或许。”


A-7


入眼的只有一片昏眩,吴世勋背着一身水汽胡乱地找,认定了张艺兴一定就在某朵看上去跟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的花旁,一点儿不怕沾了重量。


A-8


风继续吹。
花不倦地漂浮。人不是花,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甘心脱离轨道慢慢落下。或者风停之前就那么一直无目的地飞,宽容地不去计较意义。

到哪个时间,太阳还是烤不干土地,土地仍旧融不化太阳。草跟云絮固执地追赶;明知道界线抹不去的。

满树蝴蝶煽动,不急功,不近利。最后在土壤里睡了。


B-4


玻璃杯还在手里握着,里面的水悄悄散了一点儿在空气里,没了温度。
如果本来就没有意义,那之于相信与否这件事,风停之前从不需要费神去想。

吴世勋笑了。他不是一个配合的患者。


A-9


风继续吹。



2016.04.12


* 题目:边伯贤|<EXOnextdoor>-ost

* 文字:苏打绿|<春•日光>——<各站停靠>


**  安利:

Reynah的钢琴翻弹

评论(2)
热度(14)
  1. 赫拉别追我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