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2

如何



「挥霍地走。」



顾停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她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大,她的伞飘在天上,红色的,强烈的;被风击沉,被风燃起;变成最后痛快的哀艳,变成兴奋落下的一片。
吴世勋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他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冷,他的伞飘在天上,透明的,脆弱的;被风侵蚀,被风安抚;变成夏蝉绝望的嚷叫,变成固执炫耀的泡泡。
张艺兴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他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急,他的伞飘在天上,纯白的,包容的;被风颠倒,被风拉扯;变成牧神催生的一簇,变成小心翼翼的月光。


在同一所不算大的学校上学,虽不是一个班但有些人遇见的次数多了渐渐也就认识了。顾停一直就知道这个叫吴世勋的男生,但平时也没什么交集的就也没怎么注意他,但当她第三次看到吴世勋雨天站在操场的时候,她开始觉得有点要注意的必要了。
有些事情你不注意的时候,它发生了也就发生了,而当你开始留心了,那一切都不一样了,就好比这座城市的雨天。可能你向来是不在意天气的,但当有个人出现在了那天,下雨了,那你可能就会慢慢开始在意雨天了。你不想见他的时候,雨往往就频繁些,而当你有些想见他的时候,天气往往就会有些过于晴朗了。顾停常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一到了下大雨的天气,她就开始期待了,而吴世勋也一定会出现在雨中的操场上,说不上到底是在干什么,有的时候踏着水到处跑,跑累了就直接倒在地上,有的时候会在雨里跳支舞,更多时候就只是在雨中旋转,不停地,貌似快乐地,快乐到让顾停觉得就算她看不到吴世勋的脸,她也一定敢保证他是笑着的。
她有些羡慕他。
雨中旋转的少年看起来有些过于美好了。顾停常常趴在窗边呆呆地看着,看着在别人眼里空荡的操场,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秘密。


顾停忍不住想去找吴世勋,想听他说话,什么都好。但当她真的站在吴世勋面前第一次好好看他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把所有胆量都用在做决定上了,只是一句话没说把自己那把红伞塞到吴世勋手里就疯了似的跑走。吴世勋愣了一下也没多问,把伞撑起来。
跑到教室,顾停又趴在窗前,吴世勋撑着她的伞旋转着,轻飘飘地,像是要飞起来了。

飞走了。


之后顾停再也没有在雨中的操场上看到吴世勋了,但还是习惯地趴在窗前发呆,不甘心的还是想看看雨中空荡的操场是不是还空荡着,还是能想到她飘在天上的伞,红色的,热烈的。她又疯了似的跑走。被大雨温柔地包裹,她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控制不住地踏着水到处跑,累了就直接倒在地上,可以在雨中跳支舞,但更多时候她更愿意就这么旋转着,不停地,快乐地。
之后她每个雨天都一定会出现在操场上。

直到那天,有个看起来很紧张的男生站在她面前,小心地看了她一眼,一句话没说把他的蓝伞塞在自己手中就疯了似的跑走了。顾停愣了一下,把伞撑起来,旋转着,像是要飞起来了。这次是她真的笑了,她敢保证一定又有一个人要开始喜欢淋雨了,可能也说不上是什么时候,但就是记得是个雨天,风很重,他的伞飘在天上,淡蓝的,微凉的;被风压迫,被风送走;变成旅人独行的叹息,变成暂时停留的候鸟。


在同一所不算大的学校上学,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有些人遇见了还是认识的。她偶尔会遇到吴世勋,撑着一把红伞和人群一起,但有些话从来就不必对谁说的。


只是记挂着那个旋转在雨中的少年。



2015.10.16



* 题目:张悬|<神的游戏>

* 文字:张悬|<亲爱的...我还不知道>——<亲爱的>


** 脑洞:苏打绿&李格弟|<雨中的操场>



——————————————————————————————

不是BG【和善的围笑】

评论(1)
热度(15)
  1. 赫拉别追我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