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11

亲爱的

「It's so tasty.」




毕业后张艺兴算是比较早开始工作的。

不同于家乡或者学校所在的熟悉位置,现在生活的城市与他从来都没有过多联系。各样的人费心守好各自的位置安分地原地生长,最终却都渐渐被同化成不经心团结着的整体,差异与其所应激产生的排异反应当然还是走一步换一种脸色的,但城市里过剩的依赖和必需的所谓安全感却不至于真的让新来的人们彻底乱了阵脚,所以不断涌入的经常是焦虑半兴奋半。不多去纠结自己究竟更偏向于前者还是后者,现下莫名轻松的状态是张艺兴可以确定的。

这种轻松让他心安。

公寓离公司两站地铁,距离不算远于是工作结束后就没有必要再摒命般的跟人挤着去抢那一点不大的空间,如果没有别的安排张艺兴都会慢慢走着回家,又因为两者在街的同一边,他也没有什么别的消遣和去处,所以回家的意义真的就仅是两点间近乎直线的路途规划。张艺兴并不享受与人眼神交汇带来的所谓新鲜感,陌生的迎面,同向而行无所谓快慢最终都归于不同的终点;压抑总是要大于新鲜的。戴上耳机随便放一首不太常听的歌,音量不用太高,能感受到一些频率就好,然后可以看看街对面与自己并不冲突的平行的建筑,或者高处不大完整的灯牌,或者一棵树。本能对压抑感觉的回避粗暴但有效。安全感这东西到底还是来自自己。

所以相对脚下真正接触着的街道,街对面的种种变化张艺兴总能更快地察觉。比如五月初第一批樱桃刚被摆上对街的水果摊子时,看摊的老人变成了一个脸生的高个少年。

而当张艺兴最终穿过街道走到水果摊前时,使他如是决定的原因也因为这两个同时发生的变化显得格外不清不楚。



一年里刚上市的樱桃一般都不会太大,颜色比较鲜亮,有的还会带着些没有褪尽的浅浅的黄色痕迹。张艺兴捡了些后抬眼询问之前的老人为什么不在了,而眼前的少年甚至都没有听完他的问题就着急地答话,眉毛微微拧着;

"樱桃是老家自己种的,很甜的,不信你尝尝。"

张艺兴见他这样也没有再多说,随便拿起一颗樱桃摘掉蒂叶,稍微用手搓了搓就放进了嘴里;少年在这期间终于反应过来,说老人最近身体不大好,自己跟老人虽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但从小受过老人不少照顾,现在老人有家人看护,上完课正好自己晚上没什么事,就帮着老人料理摊子。

张艺兴点点头把嘴里的樱桃咬开,汁水是新鲜的酸甜味道;这样的樱桃并不是最甜的品种,所以买的人也不会太多。这大概就是他烦躁的原因了,张艺兴想。

"很好吃,我买一些吧。"张艺兴朝少年笑着;篮子里的樱桃被装走了少半。

少年的表情稍微缓和。

"那,好吃的话哥以后就常来吧。"不懂怎样推销,少年这样说话还是有些没有底气,声音也低了一些;张艺兴接过装樱桃的袋子:"好啊。"

回到家张艺兴把樱桃洗净,吃了大部分,留下的是少数饱满而颜色均匀好看的;放进冰箱,明早再吃。把相对好的东西留到最后,面对接下来的时刻自己就总会保有着一种期待。

张艺兴做了个很好的梦。



后来基本每天下班张艺兴都真的会来水果摊买樱桃。并不能算得上是什么重要的事,但穿越街道这个过程本身却足以赋予买樱桃更大的意义。

每天简单的交流让两人对对方有了了解。因为张艺兴自己跟这个名叫吴世勋的大学在校生岁数并不差得太多,所以熟络起来总是不会太慢的;可以开着玩笑讲些事情是在五月中旬,新来了一种比之前更大更饱满的黄色樱桃,颜色可能没有红樱桃那么讨人喜欢,但甜度却要更高些,所以这个时候张艺兴下班后总会发现可挑的樱桃要比之前少一点,而可以发现的还有因为顾客变多而变得舒展的吴世勋的脸。

吴世勋开玩笑说张艺兴不用再像以前那样照顾他生意了,张艺兴说那正好自己还可以留着点钱买杯自己喜欢的饮料;

"那如果哥发现了什么好喝的东西要记得也买一杯给我啊。"吴世勋递过装樱桃的袋子,眼睛带着好看的弧度;张艺兴也跟着笑:"好啊。"

然后每天早上从冰箱里取来的樱桃变成了黄色,晚上回家时张艺兴真的会给吴世勋带来自己喜欢的饮料。





温度倏得升高,携着水汽无差别地吞噬了所有,闷热的感觉并不好受但又无处逃避;快要六月了,夜里的街道十分热闹,下班后张艺兴来到水果摊,自己喜欢的饮料变成了吴世勋喜欢的奶茶,黄色樱桃变成了更大的红色樱桃,剩下的比之前更少了。

吴世勋把留下的全部都包起来,递出去后再接下张艺兴买来的那杯奶茶,稍微聊一会天后咬着吸管看着张艺兴离开。

现在这个品种的樱桃颜色漂亮得分不出好坏,随便吃一个都是不错的滋味;冰箱里渐渐留不下多少樱桃了,张艺兴有些不习惯,但是每天回家时奶茶跟樱桃交接般的仪式感成了他新的期待。




六月初的一天晚上再来到水果摊,其他水果多少都剩了些,平时装樱桃的篮子却空了;张艺兴抬头看向吴世勋,一脸惊讶,而后者则是得意地把眉毛扬了老高,像是平时学习不怎么好的孩子终于考了满分,兴奋地等着别人表扬。

好啊。

"吴世勋你现在不错了啊,这么多全给卖出去了。"

吴世勋立刻弯下眼睛:"那是。"然后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盯着张艺兴手上的奶茶,"但是哥你不能因为樱桃卖完了就不给我奶茶喝,一码归一码,奶茶是你答应我了的。"

小孩还学会这一手了,真是。

张艺兴瘪瘪嘴,递过奶茶,假装生气地往回走;吴世勋跑到张艺兴面前,不知道从哪又拿来一袋樱桃。

"其实最好的我早就帮你留着了。"

吴世勋把樱桃袋子塞进张艺兴手里;

张艺兴突然特别想笑,严肃脸绷不住了表情格外奇怪,他这幅样子倒让吴世勋先笑了起来,张艺兴没法,干脆不憋着了跟着吴世勋一起笑。笑着笑着两人声音也越来越高,最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笑什么,像是乐呵呵的两个傻子。

但是真的很开心。

张艺兴笑累了,喘了口气,把手插进吴世勋不短的头发里乱揉一通,然后径直走了。

"哥明天再见!"

身后传来喊声。

行吧,再见。

回家张艺兴打开袋子,里面的樱桃红色更加厚重,个头也更大了。

既然已经是最好的了,那就全部吃掉吧。



之后张艺兴下班后的每天晚上,看到空空的篮子成了习惯,递出温热的奶茶成了习惯,接下吴世勋专门留给自己的一袋樱桃成了习惯。这些习惯性的动作给张艺兴带来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也让他渐渐不再刻意躲避陌生人的视线,不用边听歌边瞪着一处死物出神。旧的习惯被新的习惯取缔了,新的习惯又伴随了新的安全感,但安全感的来源却还是徘徊在同时出现的樱桃和名叫吴世勋的少年之间,张艺兴始终无法确定。



六月下旬终于好好地下了场雨,空气还是闷热的,但人的心情还是会莫名地舒畅一些。

大雨让水果摊没有按时出现。张艺兴没有再穿过街道。

两天后隔着马路又出现了水果摊的影子,张艺兴没多想地走去;老人回来了,樱桃下架了。

然后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一样。反复确定樱桃跟吴世勋真的同一地消失后,奶茶凉在了手里,已经熟悉的市井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新的习惯执行不下去了。




七月初,附近的大学陆续有学生拖着行李回家,然而张艺兴已经不是其中的一个了;工作照常进行,街灯照常亮起。依赖是种在消失时才能完整体现的多少有些可怕的东西,原本的秩序被它温柔地打破,信任全部上交,自认牢靠的生活轨迹被重新建立,而弱点也在同时无遮掩地暴露在太阳底下。安全感从来都不全来自自己。

坏的在先,好的在后,从小到大都在用这种偏执的习惯在同样的情况下给自己一些并不惊喜的奖励,而全盘接受了吴世勋留给自己的最好的樱桃,张艺兴才知道他先前自以为冷静的态度都源自这样习惯里偏执的悲观。



工作并不太多,但有时也会结束的晚于平常,回家时不经意朝街对面看去,老人已经收了摊子回去休息了;原本水果摊的位置站着一个高个的少年。

张艺兴愣愣地看着吴世勋穿过街道走到自己身前。

"哥你今天下班真晚。"见张艺兴没什么反应,吴世勋继续说,"现在市面上基本没什么樱桃了,怕你还想吃,所以正好前几天放了假我就回了趟老家,树上的樱桃没多少了,不过还是能挑出来一些好的。"

吴世勋捧出一个不大的盒子:"都在这里了。"

张艺兴笑了起来;樱桃还是吴世勋,现在终于清楚了。

"我不想再吃樱桃了。"张艺兴环上吴世勋的肩膀;好的不会因为被剩在最后而变得更好,如果之前真的过于偏执了,张艺兴愿意去试着改变;踮起脚吻上吴世勋的唇。

"世勋,我喜欢你。"



所以这一次,我先吃掉你。




2017.08.18

 

 

 

 

* 题目:张悬|<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 文字:Red Velvet|<Ice Cream Cake>——<Ice Cream Cake>

 

** 梗:「所以这次我决定先吃掉你。」

        阮筠庭|<月亮短歌>——<命运饭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g•l回归!(我还活着(x

五月末的脑洞,于是咸鱼的报应就是码字的时候想吃樱桃都没处找。。。


评论(8)
热度(14)
  1. 林海城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
  2. 赫拉别追我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