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勋兴】人间精品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袋上,一星期没理他。

这个事儿张艺兴怎么想怎么委屈,因为在之后的观察中,这蛇的利用率是很高的;边伯贤没事儿老爱攥着它的尾巴尖抡圆了甩来甩去,不小心甩自己脸上了就把它丢到一边,一般是寝室门把上或者是张艺兴被子里面,以此报复张艺兴。

可关键张艺兴不像边伯贤,他没对象,只有边伯贤这么一个室友,所以人生的艰难寡淡也只能通过逗边伯贤稍稍排解。

 

上中学那会儿,一个是家长学校管得严,一个是精力有限,张艺兴一直没能好好地谈次恋爱。到了大学,新生报到时张艺兴格外兴奋,而在校区大致逛了一圈之后,张艺兴发现这个学校的男女比例吓人得很;大把大把的漂亮妹子,男生却少得可怜,长得好看的男生更是寥寥。可他张艺兴就喜欢长得好看的男生。

那么事情就很难办了。

颓颓废废搬行李到寝室。男寝只有小小的一栋楼,二人间配置不错,还算舒适。过了小半天边伯贤推着箱子进来,两人简单地自我介绍后,边伯贤向张艺兴伸出手;“今后我就是你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男人了。”然后一直到现在张艺兴马上大四了都真的一直是单身;一语成谶。

奶奶个腿儿。

 

 

 

 

 

2

 

 

 

八月末暑假结束后返校,边伯贤拉着张艺兴出去找吃的。回来后边伯贤跑其他寝室串门去了,还莫名热心地说自己要去帮大一的搬搬东西;张艺兴没理他。结果没过五分钟边伯贤又杀回来了,拽着张艺兴从四楼呼哧呼哧跑到二楼,把人撂到靠楼梯口那间寝室门口,自己又赶紧跑回去了。

张艺兴不知道边伯贤这是想让自己干什么。寝室里只有一个人,背着门收拾东西,没注意到他也就没来搭话,张艺兴尴尬得开不了口,就只能先打量着这个人——穿着很简单的白T和深色牛仔裤,肩膀宽而薄,弯腰时可以清楚地看到蝴蝶骨好看的轮廓,个子很高,腰细腿长;张艺兴脸莫名有些发烫,他赶紧用手捂着。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在校第四年已经单身怕了的张艺兴,经过几番权衡和心理建设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奈何胆小,最后只是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往前挪;然而刚启程两米左右就被发现了,自己还颇为别致地捂着脸——

一时静止。

而当眼前这个男生完全转脸过来时,张艺兴立刻承认自己是真的没见过世面了;万念俱灰之时可以看到这么好看的人,张艺兴觉得人生圆满了,心中的感动无法言表,就只能抬眼看着人家。

然而当事人早已经被张艺兴盯毛了,不明白这位朋友在激动什么所以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酝酿到对面的热气快逼到自己这里时,他好不容易憋了一句出来:

“嗯……你脸怎么了?”

“出痱子了。”

“……啊,这样。”

尴尬极了。

张艺兴长舒一口气:“我大四的,张艺兴。”

“哥你好,我大一刚来,吴世勋。”

然后张艺兴直接转身跑走了,脑后的头发一跳一跳。

 

人间精品吴世勋。

 

寝室门被打开的时候,边伯贤坐在他床上一条腿蜷着,右手捋着头发左手抡着蛇;扭头一看,张艺兴一脸震惊,连耳尖都是红的。

边老师邪魅一笑:“不谢。”

 

 

 

 

 

3

 

 

张艺兴在校闲得没事做,喜欢逗逗社团里的小姑娘,现在终于找到他喜欢的好看的男生了,窝囊太多年,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对付,早早怂了,顶多就下楼的时候偷摸看人吴世勋一眼,所以他跟吴世勋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但边伯贤的态度却明显地强硬了,见天儿拉着张艺兴哔哔,烦得很;画风有点像他家对门那个女儿嫁不出去的赵阿姨,神神叨叨的——

“你说你还要不要脸!明明喜欢男人咱能不能别成天撩人姑娘,我好不容易给你物色一个,你稍微采取点行动啊大兄弟!等人家也被别人捞走了,就算你跪下求我我也不会跟你搞基的!”

“……”张艺兴瞪着边伯贤嘴边的小痣出神。

“欸你说句话啊,怎么想的啊?”

张艺兴从窗台上的花盆里摘了一朵小花,给边伯贤顺了顺毛别在他耳朵上,“好看。”

“……”

“神经病啊!”

边伯贤抄起小黄蛇要勒张艺兴脖子,张艺兴马上痒得瘫在地上,他没法,抬手去挠边伯贤,边伯贤也就没再闹他,起来靠在桌子上,“兴啊……要我帮你么?”

“谢边老师!”帮屁。

 

而没过两天的一个中午,边伯贤真的一脸荡漾跑来对张艺兴说吴世勋要约他出去吃晚饭,张艺兴不信,问他吴世勋还说了什么。

“让你六点左右去篮球场等他。”

“真的?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吴世勋你以后要约张艺兴自己找他,别跟他一样墨墨迹迹。’”

“……边老师您真棒。”

边伯贤摆摆手,“没,给人塞了点儿钱,你以后记得孝敬我就好。”

“……”

“边伯贤你是被你对象带腐了么?”

“管我。”边伯贤颠颠儿出门找他女朋友吃午饭,“你记得去啊。”

“哦。”

 

魔幻极了。

 

 

 

张艺兴下午下了课早早回来洗了澡换了衣服,他也不知道他这么紧张是要干嘛,平时社团活动他都不怎么准时的,可今天大概五点半就到了篮球场。好在没什么人打搅他,他安下心看吴世勋打球,慢慢也没那么不自在了。果然欣赏美好的事物心情会变得舒畅啊;

不过吴世勋之于张艺兴当然不是“事物”,而更像是“神”。

吴世勋应该是注意到张艺兴了的,快要六点结束后径直朝张艺兴的方向走来,途中还不时跟其他人玩笑,眼睛弯弯的,很漂亮;张艺兴也没像之前那么害羞,从看台上下来递给吴世勋一瓶矿泉水。

“谢谢哥。”微微喘着气,身上覆了一层薄汗。

“要歇一下么?”

“先去吃饭吧,哥觉得怎么样?”

“啊?……我都行的,那走吧。”

好生客气。

 

其实有些事情一旦开始,进行下去总是要比预想之中容易许多的。一顿饭吃着聊着还算融洽,互相也对对方的喜好习惯有了些了解。

 

 

 

边伯贤其实真的有去接触过吴世勋,他目的明确所以也没多绕很多弯,直接问了些事情。虽然只跟张艺兴见过几次,但吴世勋的反馈总体还不错,那边伯贤索性做了主,替张艺兴约了吴世勋,张艺兴那边就更是好骗了;反正先试试呗,说不定真能成呢。

边伯贤趴在床上,觉得自己像个天使。

自我陶醉之际,寝室门突然开了;时间比预期情况要再晚一些,看来进展还算不错。边伯贤扭头——

“哥你早点睡吧,我就先下去了。”

“嗯,晚安。”

“晚安。”

要走的时候吴世勋歪头朝表情复杂的边伯贤笑了笑,边伯贤拿起小黄蛇挥了挥。

门重新关好,边伯贤迅速从床上爬起——

“卧槽你俩没问题吧,住特么一栋楼还要这么送一下啊。”

“说实话我也别扭来着……形式主义尬死人啊。”

“……”

“……”

“咳……怎么样啊?”

“挺好的还,世勋很有礼貌的。”

“……”有礼貌是什么意思?

“欸可能还是不太熟悉吧,以后说不定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边伯贤重新躺下,“那我可就不管你了啊,以后你们俩有事自己商量。”

张艺兴也躺下,“边老师费心了。”

“没事,我这不还指着你孝敬么。”边伯贤给蛇顺顺毛。

“……”

 

丫来劲了还。

 

 

 

 

 

4

 

 

 

后来到了九月末,张艺兴和吴世勋一起吃晚饭这件事情已经章程化了,基本隔上几天就会约好一起出来,一般也还是张艺兴去篮球场找吴世勋。边伯贤说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像个大型励志老年情感互助相亲类真人秀节目;张艺兴无话可说。

其实张艺兴自己也很懊恼来着,因为已经这样约会一个月了,整体发展是相当迅速的,之前所说像“不熟悉”这种情况按理说早就不存在了;他自认在跟吴世勋有关的事情上处理得都还不错,但吴世勋还是一成不变地莫名客气,所以即便很多时候知道他可以理解吴世勋的心意,却不能完整的将它消化。

 

“那就是你老年buff气场太强了。”边伯贤如是推测。

结果哄了小半天张艺兴才没有一见他就翻白眼。

 

 

 

 

 

5

 

 

 

国庆假期,留校的人不少。往年的放假时间,张艺兴跟边伯贤一般都是颓废地留在宿舍挺尸,不过今年边伯贤假期第三天一早就走了,说吴世勋留校,他思想觉悟高,所以准备把宿舍腾出来——

“不打扰你俩,顺便帮你俩省点儿钱。”

“……”

边伯贤倚在门上,觉得自己像个天使。

    

 

接下来的几天张艺兴基本都呆在音乐社了,好在那里留下的人比较多,他也不至于太无聊。吴世勋每天都会来音乐社,张艺兴他们排练的时候他一般不多话,只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不过大家玩起来了他也会跟着聊聊天开开玩笑,有时会帮他们带点东西,天热了买买饮料。所有人都没注意,但张艺兴意识到吴世勋从来没有像这样跟自己交流过。

张艺兴实在不懂。

 

晚上做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他被吴世勋压着,已经到了快要完成边伯贤临走前美好祝愿的时候了——

吴世勋(严肃):哥,我弄疼你了吗?

张艺兴(老脸一红):没有。

吴世勋:那哥,我可以亲你吗?

张艺兴(羞耻):世勋呐,别问了。

吴世勋:脖子可以吗?

张艺兴(捂脸):……

吴世勋:???

张艺兴(点头):嗯。

吴世勋:那这样可以吗?

张艺兴:……

吴世勋:这样呢?

张艺兴:……

吴世勋:哥你会难受吗?

张艺兴(残念):……

吴世勋:如果难受的话我们就不要了。

张艺兴(瞪):……

吴世勋:???

迷醉极了。

然后他跑去找边老师——

边老师着急。

边老师亢奋。

边老师操心操稀碎。

边老师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一顿苦口婆心。

然后吴世勋突然进来了,对眼前的一幕表示不敢相信和极度失望:

“哥你疯了吗?”

边伯贤:……

张艺兴:……

边伯贤:世勋啊,你知不知道你吓到你哥了?

吴世勋(对边伯贤):呀你别管我!

吴世勋(对张艺兴):哥,你是想让我打断你的腿吗?

 

张艺兴猛地从床上弹起。

“卧槽……”

 

 

 

 

 

6

 

 

 

边老师的好意最终被辜负掉了,假期最后一天,张艺兴又早早去了音乐社。其他人陆续进来,知道这天张艺兴生日,有的还带了礼物。

吴世勋比平常晚来了一会儿,到门口时,看到里面刚打开不知道谁带的蛋糕,这会正闹得开心;他把手里提着的蛋糕放下。

“哥,我们一起出去好吗?”

玩闹的声音太大了,并没有人理会他。

吴世勋莫名失落,他没再说话直接进来了,有个姑娘见他过来便示意大家停下,然后一起笑嘻嘻地送他俩出去。

张艺兴看着挺高兴的,牵起吴世勋问他想去哪里。

“可是今天是哥的生日啊。”

“那怎么了?”

“哥想去哪要干什么都可以,我陪着就好。”

张艺兴笑,没再说话。

 

然后所有行程就在反复的推脱后变成了吃饭发呆看电影。不能再普通的一天。

 

晚上张艺兴把吴世勋拉来学校湖边,大概八点左右的时间,刚入秋夜里的风凉凉地扫过草地树叶和人的头发。张艺兴舒服地喝了口啤酒,在草地上坐下。

湖面上的所有倒影都以一个频率高兴地晃动。

“世勋呐。”张艺兴把空罐子放在一边。

“哥怎么了?”

“其实上午你刚来那会儿我就看到你了,还带了蛋糕。”

片刻的沉默。

“其实并不是一切事情都需要我去决定的,”张艺兴把头枕在吴世勋肩上;暖呼呼的重量。“为什么你跟我说话不能放松一点啊?我觉得你的想法真的很重要。”

“但我那是在尊重哥啊。”

“那为什么不像这样去尊重别人呢?”

“因为他们……不是你啊。”

张艺兴笑,吴世勋的肩头也跟着轻微地晃动。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啊。像对其他人一样对我吧,”张艺兴看向吴世勋,“我会很开心的。”

“可我做不到啊。”

“试试看吧。”酒窝明晃晃的。

 

 

后来两个人一直走到吴世勋寝室门口,吴世勋都不敢说一句话;张艺兴牵着他,手上微微出了些汗。

“好好睡吧。”

走到四楼楼道,张艺兴看见寝室的门开了不太大的缝,想着边伯贤应该是回来了。

推开门——

各种颜色的橡胶蛇铺天盖地往下落——

“生日礼物!厉害不厉害?”

此时张艺兴身上挂了五六条蛇,他把扣在自己脑袋上的纸箱子拿下来。

“欸我给你那个盒子好歹是个木的,你就给我个这?”

“我这不是疼你么,木盒子怕给你砸死。”

相顾无言。

各自躺下,关了灯。

“欸,你这几天跟吴世勋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挺好的。”

“……能说人话么。”

“……”

“真挺好的。”

 

 

 

 

 

7

 

 

 

习惯使然,之后吴世勋跟张艺兴的对话方式大多时间还跟以前没什么大的区别,吴世勋有时会因为这个很焦躁,张艺兴倒是不着急的样子。    

时间长短无所谓,但该解决的总要解决的。

 

而在边伯贤眼里,这两个人的画风简直妙极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吴世勋每天都一脸便秘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经常会在这两个人附近假装路过,有时候还会拉上他女朋友一起围观,并就事件的起因和发展趋势进行大胆的设想。

 

 

 

 

 

8

 

 

 

十一月,天气莫名多变,经常是猝不及防就下起雨来;像是夏天,但温度却稳稳地下降。

 

中午吴世勋来到张艺兴寝室,说想让张艺兴下午去篮球场等他。张艺兴奇怪,天气看着并不太好,室外打球多少有影响,不过下午还是去了,带了把伞;

在他身后远远跟着的边伯贤显得格外兴奋。

 

到球场的时候已经开始下小雨了。场上只有吴世勋一个人,张艺兴笑着走近,用伞尖轻轻戳了戳吴世勋的肩膀。

“别人都散了你就回来找我啊,非要在这儿傻等着。”

张艺兴把伞撑起,递给吴世勋,“走吧。”

吴世勋站着没动,也没把伞接下。

“怎么了到底?被别人欺负了?”张艺兴拉了拉吴世勋的胳膊。

“哥……我这么跟你说话,你特别有负担吧。”

“因为这个啊?”张艺兴叹了口气,“实话讲是有点。但如果不好解决的话,你也别太着急啊,我没什么问题的。”

雨渐渐大了起来。

“很对不起啊。”

“哎呦喂你想这么多干嘛啊?习惯这种东西慢慢改变就好了,你今天还非要了断啊?”张艺兴笑着把伞收起来,“那你想淋雨我陪着你。”

“哥你别这样,会着凉的。”吴世勋皱起眉头,衣服已经湿了大半,看起来格外狼狈。

“那你跟我回去。”

吴世勋依旧站着不动。

张艺兴瘪瘪嘴,用手抚了抚吴世勋的眉头,转身往球场外走。

四步。

“哥。”

九步。

“哥。”

十七步。

“哥!”

二十三步。

“艺兴!”

张艺兴忍不住想笑,不过仍然是往前走。

“张艺兴!”

停下。

“张艺兴!我爱你!”

张艺兴回头,已经笑开了,酒窝深深陷在脸上:“你过来再说一遍!”

吴世勋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朝着张艺兴的方向快速地跑来,自己竟然也莫名的有些开心——结果还差大概将近一米距离的时候,张艺兴拿起伞直直对准吴世勋的肚子;吴世勋急忙刹住,冲得太快差点摔倒——他以为张艺兴真的生气了,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张艺兴把伞垂下,接着就是唇上湿热的触感。

 

雨声格外清脆,呼吸格外温暖,张艺兴笑得格外漂亮。

“世勋,我也爱你。”

 

 

 

 

 

9

 

 

 

真是,你俩不用伞给我啊还非要占着,行为艺术啊。

边伯贤全程围观下来,脚有些麻。

 

不过,还真成了。

 

 

边伯贤蹲在地上,觉得自己像个天使。

 

 

 

 

 

 

 

2017.06.2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天这篇真的好迷啊。。

本来想写个欢脱甜文【甜文都不带上虎子一起耍的话 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哦,还有就是,这个鬼畜脑洞并不是我原创的,14年妈木(容蜜星蜜)有一期hello,那期有一个主人公他爸爸就是天天对他说敬语,“儿子,你是抽疯了吗?请问你是想被我打断腿吗?”就是出自他爸爸,我看的时候只是好笑而已啊,自己写了才发现这样还挺吓人的hhhhhhhhhh

(人间精品大老师
(比一颗怂心

评论(7)
热度(51)
  1. 林海城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2. 赫拉别追我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3. 林海城顾隅 转载了此文字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