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3 4 5 6 7

1007|喜欢你,我已经开始喜欢你。

这只羊好好看啊我的天。。

(果然单身饭张艺兴久了看一只羊都觉得好看飞了
(感恩

18

要温柔,要快乐。

首先非常感谢朱军儿赠予董卿的第三四个老张和第一个阿爸(!!!!!!!!!!!!
然后,一起词穷吧
(觉得相比之下17岁生日就会显得严肃而有深度)
最后喊出我们的口号:
白干皮夸XYC!撒浪嘿呦XYC!
此致
        比心

一叶舟:

爸哟~生日快乐嘿😁

越长越大我爸会越帅了啦啦啦!

一起经历过屎花的洗礼
面对各种装逼毫不畏惧
自习光明正大听歌看频  
可以各种安利各种心疼
……

然后我们会慢慢长大
又会经历更多索索逼逼的事儿
但是都要无所畏惧

越长越大
努力努力再努力!

(我真的词穷...

坚强,善良,忠诚,信任,勇敢,偏执,纯粹,浪漫,慈悲,希望,担当,原原本本地,其实都来自那个一直被完好保护着的足够强大的温柔。

追求的有很多,盲目推崇后被概念化的东西试图再次被具象化时,越崇高的似乎总是越难以使人认同。相对大的,人们总是习惯轻易地接受一些细小的存在,这时替换掉追求的名为需要的情感也就显得格外实在而有着温热的份量。那月亮也好,泡泡也好;

我仍然追求温柔。

我仍然需要你。

woc开学第九天在学校发现了这个

感动到说不出话QAQ

(表白小破店

(表白我绿跟我哥

痕迹。

(看着奇怪可能是因为没画牙

(不画牙是因为怕看着更奇怪

(。

总是有人爱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这句话本身既愚蠢又邪恶。对于身受创伤者,周遭的人不去想如何帮助他走出困境,而是第一时间品头论足,找出他们所谓的“可恨之处”,只要找到一星半点的证据,就可以心满意足地标榜自己的英明并进行自我安慰:我身上没可没有这些黑点,这种祸事永远轮不到我头上。


暴走看啥片儿

17.08.25 《熔炉》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11

亲爱的

「It's so tasty.」

毕业后张艺兴算是比较早开始工作的。

不同于家乡或者学校所在的熟悉位置,现在生活的城市与他从来都没有过多联系。各样的人费心守好各自的位置安分地原地生长,最终却都渐渐被同化成不经心团结着的整体,差异与其所应激产生的排异反应当然还是走一步换一种脸色的,但城市里过剩的依赖和必需的所谓安全感却不至于真的让新来的人们彻底乱了阵脚,所以不断涌入的经常是焦虑半兴奋半。不多去纠结自己究竟更偏向于前者还是后者,现下莫名轻松的状态是张艺兴可以确定的。

这种轻松让他心安。

公寓离公司两站地铁,距离不算远于是工作结束后就没有必要再摒命般的跟人挤着去抢那一点不大的空间,...

“去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看鸡条至中段被父亲围观而就老张产生的三段尬聊

1

(中间一段老张一直没有出现)

父亲:欸?这期没有小绵羊啊?
我:......没有鹁鸽,羊是在的。
父亲:啊。
我:嗯。

2

(老张跳舞)

我:(由于父亲也在所以无比端正地围观老张跳舞)
父亲:(专注)
我:(端正)
父亲:他是会跳舞的啊。
我:(强制冷静)是呢。
父亲:(神奇)哦。
我:......嗯。

3

(没有什么征兆的突然询问)

父亲:欸艺兴是哪里人啊?
我:湖南人。
父亲:啊,湖南人。
我:......

(仿佛向自己的父亲安利了自己的侄子
(感觉很微妙
(x

爱您。

祝好。

善良的人总是活得格外辛苦。

【勋兴】人间精品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袋上,一星期没理他。

这个事儿张艺兴怎么想怎么委屈,因为在之后的观察中,这蛇的...

飞飞

爸曾经是个军人。我并不太清楚具体的制度,只当是每个军人都被分配有一条军犬;爸的是条母狗,毛色黑油四肢健壮。聪明漂亮。

在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爸把她拉回了老家。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她难受得呕吐——“可载她的车是我一个战友的车。”爸这么说;我笑了很久。

送她回去主要是帮爷爷奶奶看家;她也很快适应了下来,不光看家,有时候也会去果园帮忙。她从小是被爸养起来的,当时大约四岁大,是整个村子最聪明强健的狗,她轻易不会去惹人,别家的狗从来也不敢来惹她。这可能是部队训练的结果。

一起训练多年,她跟爸的感情相当深厚,虽然不可能体会得到,但我觉得他们像是很亲的战友。全家一起回老家时,她总像提前知道一样,隔着老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