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1 2 3 4 5

小情歌

念书念了这么多年,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那基本暑假就可以算作我夏天的全部,结束的时候以开学这种方式来祭奠。今年高三,假期眼看到头了,这个夏天还是在最后关头把想要做的都做了,所以不算太糟。

大概是从去年夏天开始想要由着性子写写画画的,想法很多,效率很低。班里有个妹子,很好的性格,虽然跟我并不是特别亲的朋友,但每次我写好了什么东西,哪怕只有一点点她都会看看。我之前还向她抱怨来着,说我这个人真的是好懒好懒,明明很久前的脑洞了而且还只有这么短,但拖到现在才写好;她说她之前的同学里面,叫嚣着要写这写那的人不少,但真的一直在做这件事的人只有我一个。这个话其实也并没有很多别的什么成分在里头,但每次我想起来的...

终于。。。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拿着内个类似手机的物体的东西真的是只手,然后被内个类似手的物体拿着的东西真的是个手机(...
但是真的尽力了  请友善地对我【跪】

觉得安溥真的不能算作是普遍意义上的好看,但她真的漂亮。青峰也真的不能算作是普遍意义上的帅气,但他真的美。所以我真的不能算作普遍意义上的忠诚,永远地相陪,但是仅有的日子,绝对的珍惜。

而当我清楚自己是在爱你的时候,你如何也不会知道我有多骄傲。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8

 優しいとき


「你……很喜欢花吧?

所以……给你。」


花店其实不是张艺兴一直在经营。

大学那会儿,经常站在橱窗后面修理枝叶的是一个蛮精神的阿婆,张艺兴下了课抽空常会去转转;阿婆一个人确实是孤单,没人陪她她也乐得跟这个小伙子唠唠家常。

室友忍不住了也会问,说张艺兴你一大老爷们儿闲着不跟哥儿几个喝酒打游戏,天天奔那小花店算怎么回事啊你又没女朋友。张艺兴就笑,说他真的喜欢那地方。

小小的,香香的,橱窗里总是点着灯,不刺眼,但总能烧出某种满足的温暖。

张艺兴是真的喜欢那地方。

大学...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7

One and Only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喔你喔 你喔」


“白啊,咱这猫最近洗过澡么?我怕他生病啊。”

张艺兴用手指抵着小家伙的额头,保护他已经团成一坨的耳机线最后的尊严;然后看见屏幕里面的边伯贤隔着太平洋对着他比了一个大大的心,笑得一脸谄媚。


“滚。”


大概两星期前的一天凌晨,边伯贤突然找上了张艺兴家门口,知道户主这个点儿估计还紧着自己特有的睡姿在卧室躺尸呢,硬是耐着性子连着凿了两分钟门;最后张艺兴顶着一脸煞气终于开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0*

cgl系列说明【发得太急忘了这个了……

cgl系列之前一直是在贴吧更的,然后由于在贴吧追某楼的文追到了这里,就索性也在这里发了。


然后简单说明一下——

标题其实没有什么具体意义,如果一定要给个界定才好,那应该算是个概念。这一系列有一个既定格式,每篇的题目都是歌名,开篇会有一些文字,旁的也不会扯太多,但会在最后有一个简单的出处介绍,之后有新的东西了会一直保持既定格式更新下来。大致就是这样。

然后关于这个概念还是想说一些。这一系列会有很多小故事,时代背景不一定相同,身份关系不一定相同,结局也当然是不一样的。但是限制住我们的东西,我们所在的城市,我们所处的时间,我们逃离挣脱不能的这两个大...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6

如果你冷


「小锅里煮上半瓶红酒,放上肉桂,肉豆蔻和丁香。心烦意乱的时候加点白兰地,细呷是温热的,下肚是剧烈到可以让人沉沉睡去的。」


南方一座小城,不沾山靠海的孤立,要真跟人说,来去也就几句模糊印象,不尴不尬。但不同于北国那种错落逼仄,这个地方一年里头始终是专一而温吞的。像今早雨懑懑地洒下,找不到多安稳的地方让它枕着睡了,那赌着口气也不怕耗干了自己,就固执地不断;倒真也销解不完的躁动,隔了一晚,水没积多少,吊着脖子还是顺着伞沿而上,奄奄的见不得太阳。

气候催生出的种种症候,总是一副暧昧样子,自暴自弃地浸淫在里面,不时偷摸地随着雨水一并压下;窥着冷热,放纵消长。

老城区...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5

Beautiful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A-1

一个人安稳地在草地上仰面躺着。论不了春夏的时间,风吹过来,草和云絮以一个频率相互追赶;但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土地里面不断地催生凉意,隔着不多细腻的衣料不清不楚地渗进皮肉,对抗直直灌进眼睛的阳光;草在身下不挠地支棱,有些发痒。然后人就像是放在铁板上一块厚实的牛肉,和着油滋滋的声响,一面变了颜色,一面冰凉,热气很香地从表层带血的肉里飘起来。

吴世勋衣服湿了大半,终于还是起身走了几步,停下来之后背对着太阳稍稍弯着腰把贴在背上的衣服揪起来鼓动。

人不是牛肉,所以永远不知道那么烤到半热半凉被夹起来翻面时,它有多慌张。

A-2

风...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4

牡蛎


「我多想疯狂吻你,又多睏。」



张艺兴有先天性凝血障碍,说白了就是血小板比别人少点儿。当初发现的时候也记不清到底是几岁,反正挺小个人流了那么多血吓傻了他自己不说,家里人也是那种他从没见过的满脸惊慌。医生说这个病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孩子慢慢长起来了会比现在强一点。那会儿张艺兴才觉得什么时间会缓解伤痛慰藉心灵这种矫情的屁话竟然真还有点客观道理。 
后来从那天开始到他有能力离开远远地生存为止,那段时间张艺兴总也不敢细细回想;本来一个东家西户跑着乐着的傻小伙子,就因为医生那么几句话被钉死在了家里人身上。成天类似“小心点儿别跌跤”“欸你放...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3

飞鱼

 

「不用问意义,别去想。」

一样的东西给不一样的人看,感受应该也不一样的。雨一连下了四天,起早贪黑地,今天怕是累了。天是难得的清甜蓝色。大部分人都想趁这雨后的大好时候做点事情,做点什么事情呢;吴世勋感冒也已经四天了,他现在只想从那晃眼蓝色里撕一块下来擤擤鼻涕。

外面知了又开始嚷了,压抑了四天的嚣张气焰又倏地爆发了。阳台上花花草草已经挨了四天巴掌了,刚在天上看到个枣就毫不矜持地肿着个红脸疯狂生长。楼下饭店冷清了四天客人又开始多了——吴世勋想要是有人这么大声叫他喝酒他一定没有二话直接把酒泼他脸上——肆无忌惮地吼叫,震走了树上的麻雀,淹灭了整点的钟声和应该会准时到来的高跟鞋的脚步声。已...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2

如何


「挥霍地走。」


顾停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她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大,她的伞飘在天上,红色的,强烈的;被风击沉,被风燃起;变成最后痛快的哀艳,变成兴奋落下的一片。
吴世勋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他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冷,他的伞飘在天上,透明的,脆弱的;被风侵蚀,被风安抚;变成夏蝉绝望的嚷叫,变成固执炫耀的泡泡。
张艺兴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淋雨的,他只记得那是不知道哪个雨天,风很急,他的伞飘在天上,纯白的,包容的;被风颠倒,被风拉扯;变成牧神催生的一簇,变成小心翼翼的月光。


在同一所不算大的学校上学,虽不是一个班但有些人...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1

艳火

「推挤中,人们开始说,活着疯癫地,得去死了才美。」

盛夏。无风无雨,烈日疯狂,所有的躁动不安恣意生长,可总也是宣泄不了的。满树蝉榻,拼命大嚷。
    吴世勋嫌烦,握着一棵学校刚植的小树,摇了摇,又摇了摇。张艺兴笑吴世勋傻,拉了他坐在大树底下。吴世勋拆开一盒抹茶味百奇,张艺兴说他不爱吃甜的,翻开资料继续整理。
    “世勋啊,你准备去哪里?”
    “想去警校。”
    “哊,想当警察...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