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1 2

看鸡条至中段被父亲围观而就老张产生的三段尬聊

1

(中间一段老张一直没有出现)

父亲:欸?这期没有小绵羊啊?
我:......没有鹁鸽,羊是在的。
父亲:啊。
我:嗯。

2

(老张跳舞)

我:(由于父亲也在所以无比端正地围观老张跳舞)
父亲:(专注)
我:(端正)
父亲:他是会跳舞的啊。
我:(强制冷静)是呢。
父亲:(神奇)哦。
我:......嗯。

3

(没有什么征兆的突然询问)

父亲:欸艺兴是哪里人啊?
我:湖南人。
父亲:啊,湖南人。
我:......

(仿佛向自己的父亲安利了自己的侄子
(感觉很微妙
(x

欸我真是。。

盛大开业~

一叶舟:

来自北京南锣鼓巷的狗粮😁

爱您。

祝好。

善良的人总是活得格外辛苦。

【勋兴】人间精品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袋上,一星期没理他。

这个事儿张艺兴怎么想怎么委屈,因为在之后的观察中,这蛇的...

灰灰

爸曾经是个军人。我并不太清楚具体的制度,只当是每个军人都被分配有一条军犬;爸的是条母狗,毛色黑油四肢健壮。聪明漂亮。

在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爸把她拉回了老家。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她难受得呕吐——“可载她的车是我一个战友的车。”爸这么说;我笑了很久。

送她回去主要是帮爷爷奶奶看家;她也很快适应了下来,不光看家,有时候也会去果园帮忙。她从小是被爸养起来的,当时大约四岁大,是整个村子最聪明强健的狗,她轻易不会去惹人,别家的狗从来也不敢来惹她。这可能是部队训练的结果。

一起训练多年,她跟爸的感情相当深厚,虽然不可能体会得到,但我觉得他们像是很亲的战友。全家一起回老家时,她总像提前知道一样,隔着老...

献给在寒冷雪天捡回来的儿子|2017.05.11

时间是永远不及考虑的变量,没有什么比明天更难讲。 前路漫长,天上飘下的不止阳光,还有鼻屎花儿和韭菜匀浆;但其实经历的破事烂戏大大小小,终于杯子没被丢掉,手也不忍心剁掉。所以就安下心继续跑。

十八而立。对接下来的每个时刻予以怀抱,要更快乐,要更坚强;周遭的一切倾覆下来,羽叶石墙,勇敢地承担,温柔地安放。

永远心怀感激。

祝好。

5~❤

今天下午模考来着,吃完饭本来想睡一小会起来看书的,但是迷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开考了;照例是反应了好久,瞪着手表终于意识到快要迟到的时候,也才终于注意到表盘上面那个小小的“1”。
4月1日了。
下午是理综,学得不好,考得也差。结束的时候下午五点,跟朋友出去吃饭;学校平时这个时间段是有广播的,先是讲一些其实谁都不会在意的新闻,天气有变有时还会关怀一下学生,但其实每次所说的诸如加衣备伞之类都一字不差,都结束之后就是一首一首地播着学生点好的歌;但今天约定时间到了却没有一点声响。考试啊,没有广播的。
差点忘了。
回来的时候五点三十,正正好。终于有些期待的声音还是出现了。教室里没有什么人,声音还算清楚,很安静地坐...

同桌日常(…)

[然而我又做错了什么…]

【伪蛋白】良辰美景


[ATTENTION:本篇cp勋兴灿白,但主要写蛋白基友日常,灿和勋龙套,所以加的是蛋白 tag,注意避雷]

张艺兴最近很焦灼。

即将跨年,张艺兴他们音乐学院按照传统一定是要搞一个规模不小的晚会的,但是准备时间从一个月到半个月,再到现在不到十天了,他和其他几个同伙老早以前就扬言要排的“不出三天一定火遍全网”的节目还是一丝头绪都没有;当然这话不是他张艺兴说的,说话的人早就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今天白天张艺兴已经给人家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民工讨薪般的望眼欲穿,但老板就是不接电话。妈的。

拨出去。

……

……

……

通了。

“我日你大爷边伯贤特么一天了你不接电话我到处找你找不到你特么有点...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10

小星星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早晨不知道几点,反正模糊睁眼外面的光也并不多强,张艺兴用被子蒙住头想再睡会;隔着被子闹钟的噪声也弱了很多,响着响着自知没趣也就停了;张艺兴抱住近旁的人用脸蹭了蹭。

感觉应该是过了几分钟,张艺兴觉得闷了重新又把头探出去,结果就猝不及防被亮瞎了眼;好在他没什么起床气,捂着眼睛慢慢坐起身,适应了光线之后摸到手机,打开瞪着上面的四位数字出神,屏幕黑下来了,张艺兴又把手机重新打开,数字又大了一些,不过什么意思他还是不大明白;反复四次之后手机差点被张艺兴甩...

1007|手心刻划上帝的仁慈,与未知相似。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9

融雪之前


「你是冰川,是疾风,是瘫软在山谷中的云。你是通往北极的海,是海上卷起的泡沫,是泡沫中诞生的神。你是草原上的花,是花下的草原,是人类还在追求今生来世时,一块岩石与另一块岩石定下的生死契阔。你是迟迟不褪的黑夜,是久久逗留的天明。是安静风暴中的冰冷燃烧。你是日,月,星,辰。是上帝的有意为之,在那个地方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被祝愿。」


“哥你放……”

“世勋别说话了,再……坚持一下。”  ...


真的谢谢

多爸还要开工作室,画画画到死

然后不得不说一句,你这次这个字真的格外丑

但我还是喜欢你

一叶舟:

终于为祖国母亲庆生了!
很是开心!
以及今天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的生日!
生日快乐!
PS:明天是我喜欢的人的生日!
      生日快乐!
    (还好努力的起了床!)


今天家里来了好多不远不近的亲戚,一早爸就领着他们出去玩了,我没跟着,一天下来到底也还是懵的,没做什么事。晚上回到家大家正聊着呢;我跟一个我该给她叫妹妹的姑娘都学画画来着,聊着聊着就捎带到这个上面来了。
我自小画画是特别有天赋的,当时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画画,差别真的是没法形容的大,小学以后开始接受正式的教学,两三年以后开始画素描。小孩子接受那种黑灰的东西可能还是困难,至少我当时蛮抵触的,课老是不想好好上,变着法儿地拖赖。磨磨蹭蹭好多年,初二的时候爸说你不想去就算了,好好学习;我高兴了好久。
但是前年夏天那会,突然想着要画个什么东西,然后竟然趁着暑假真的画了几张,发现画画这件事,我归根到底还是喜欢;到去...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