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隅

祝好。

回到顶部 1 2 3

希望更多的人可以试着去温柔地生活。

坚强,善良,忠诚,信任,勇敢,偏执,纯粹,浪漫,慈悲,希望,担当,原原本本地,其实都来自那个一直被完好保护着的足够强大的温柔。

追求的有很多,盲目推崇后被概念化的东西试图再次被具象化时,越崇高的似乎总是越难以使人认同。相对大的,人们总是习惯轻易地接受一些细小的存在,这时替换掉追求的名为需要的情感也就显得格外实在而有着温热的份量。那月亮也好,泡泡也好;

我仍然追求温柔。

我仍然需要你。

woc开学第九天在学校发现了这个

感动到说不出话QAQ

(顿时这个学校都不太傻逼了呢

(表白小破店

(表白我绿跟我哥

军训吃糖(?)日常

个人是没有一点运动细胞的,且也并没有为这幅不大好的身体做改变的意愿,所以像军训这种东西,不管别人觉得运动量是否正常,对于我那都是要死了。

但是又并不能避免得了(。)

于是鉴于之前有看过的许多别人军训时分享的教官高糖日常,我也只能把这种可能发生的感动场面和围观时候的前排座位当做是我军训时可以接受的人间的唯一温暖。

然后怎么形容呢,糖是有的(教官的小包包里每天都会翻出来好多糖),但是吃起来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

(或许,比比多味豆?)

相当粗糙的介绍。

我们专业一共两个班,我们班是三连,二班是四连。(于是通过主演表可以看出故事的大致走向)

教官似乎都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样子,然后通过提及的...

痕迹。

(看着奇怪可能是因为没画牙

(不画牙是因为怕看着更奇怪

(。

总是有人爱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这句话本身既愚蠢又邪恶。对于身受创伤者,周遭的人不去想如何帮助他走出困境,而是第一时间品头论足,找出他们所谓的“可恨之处”,只要找到一星半点的证据,就可以心满意足地标榜自己的英明并进行自我安慰:我身上没可没有这些黑点,这种祸事永远轮不到我头上。


暴走看啥片儿

17.08.25 《熔炉》

如果默认一个月是三十天,那二月的结束就会显得格外仓促,而相对地,一三五七八十十二月多出的那天就像无差别白给的一样。
那按着一般的上学和休息时间把各月拆分,如果粗略地固定化两者,上学的时间就会因为二月而莫名少上一天或者两天,休息的时间就会因为一定会经过的一月和七月而莫名多上两天。

正好我又懒得要命。

那真的,心情就会莫名好。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11

亲爱的

「It's so tasty.」


毕业后张艺兴算是比较早开始工作的。

不同于家乡或者学校所在的熟悉位置,现在生活的城市与他从来都没有过多联系。各样的人费心守好各自的位置安分地原地生长,最终却都渐渐被同化成不经心团结着的整体,差异与其所应激产生的排异反应当然还是走一步换一种脸色的,但城市里过剩的依赖和必需的所谓安全感却不至于真的让新来的人们彻底乱了阵脚,所以不断涌入的经常是焦虑半兴奋半。不多去纠结自己究竟更偏向于前者还是后者,现下莫名轻松的状态是张艺兴可以确定的。

这种轻松让他心安。

公寓离公司两站地铁,距离不算远于是工作结束后就没有必要再摒命般的跟人挤着去抢那一点不大的空...

去挥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

看鸡条至中段被父亲围观而就老张产生的三段尬聊

1

(中间一段老张一直没有出现)

父亲:欸?这期没有小绵羊啊?
我:......没有鹁鸽,羊是在的。
父亲:啊。
我:嗯。

2

(老张跳舞)

我:(由于父亲也在所以无比端正地围观老张跳舞)
父亲:(专注)
我:(端正)
父亲:他是会跳舞的啊。
我:(强制冷静)是呢。
父亲:(神奇)哦。
我:......嗯。

3

(没有什么征兆的突然询问)

父亲:欸艺兴是哪里人啊?
我:湖南人。
父亲:啊,湖南人。
我:......

(仿佛向自己的父亲安利了自己的侄子
(感觉很微妙
(x

爱您。

祝好。

善良的人总是活得格外辛苦。

【勋兴】人间精品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袋上,一星期没理他。

这个事儿张艺兴怎么想怎么委屈,因为在之后的观察中,这蛇的...

灰灰

爸曾经是个军人。我并不太清楚具体的制度,只当是每个军人都被分配有一条军犬;爸的是条母狗,毛色黑油四肢健壮。聪明漂亮。

在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爸把她拉回了老家。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她难受得呕吐——“可载她的车是我一个战友的车。”爸这么说;我笑了很久。

送她回去主要是帮爷爷奶奶看家;她也很快适应了下来,不光看家,有时候也会去果园帮忙。她从小是被爸养起来的,当时大约四岁大,是整个村子最聪明强健的狗,她轻易不会去惹人,别家的狗从来也不敢来惹她。这可能是部队训练的结果。

一起训练多年,她跟爸的感情相当深厚,虽然不可能体会得到,但我觉得他们像是很亲的战友。全家一起回老家时,她总像提前知道一样,隔着老...

献给在寒冷雪天捡回来的儿子|2017.05.11

时间是永远不及考虑的变量,没有什么比明天更难讲。 前路漫长,天上飘下的不止阳光,还有鼻屎花儿和韭菜匀浆;但其实经历的破事烂戏大大小小,终于杯子没被丢掉,手也不忍心剁掉。所以就安下心继续跑。

十八而立。对接下来的每个时刻予以怀抱,要更快乐,要更坚强;周遭的一切倾覆下来,羽叶石墙,勇敢地承担,温柔地安放。

永远心怀感激。

祝好。

5~❤

©顾隅 | Powered by LOFTER